喵君

污冬面:

存一下迷妹们扒出来的队3吧唧同款装备,想买这个包包,不过40L好大啊估计背不动23333……电影里面明明背在吧唧身上好小一只

冬兵的武器 (點開看圖

海底冬眠纪事帐:

Why So Awesome:



Colt M4A1 Rifle M203 榴彈發射器 & EOtech XPS

Vz.61 Skorpion






Mk13 榴彈發射器 (現實生活中并不存在 






SIG-Sauer P226R









Milkor MGL Mk 1L

Gerber Yari ll Tanto




Benchmade SOCP 176BK 以及 Gerber Mark ll (Sheath:G.I. TANTO W/SECURE-EX SHEATH) 











Barrett M82M1









40mm Grenade




Tumblr simple-country


我冬(;´༎ຶД༎ຶ`)

西风:

图来自微博以及汤不热

彩蛋中巴基的心理活动状态。真正的刀,从来都是笑中带泪的。



工作人员在给他做最后的准备,巴基向史蒂夫笑了一下。

你可以看见显而易见的疲惫,为了告诉史蒂夫他很好,他特意笑了一下,没有维持几秒,这个笑容就消散了。

这个笑容是不是很眼熟?队1巴基被史蒂夫救回基地,第一次认识到自己不再有能力能保护史蒂夫时的失落,他就是这样笑完要哭的表情。


以及巴基第一次直面佩吉时,都有过类似的笑容,心事重重,强装欢颜。(实在没翻到动图,就这张愣脸你也可以感受下此时巴基内心的懵逼与不快)

时至今日,明显现在他的担心和思虑远远不再似队1那样单纯,他所背负的那些黑暗以及洗不掉的罪责,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,是“精疲力竭”。

但他还是给了史蒂夫一个短暂的微笑,试图安抚比他更焦虑的史蒂夫。这是他过去一直在做的事情,即便是动荡后被改变的现在,他仍在做着同样的事情。他始终保护着史蒂夫,各方面。



这样愣怔与迷茫的巴基,才是真实的巴基,笑不出来,也哭不出来,只是眼神呆滞地看着未知的前方,不知他能去哪,他还能做些什么,他将会怎样,一切都不知道。

巴基内心的不安与愧疚,从来不会用语言表达,可你仍能察觉到他空洞的内心,他下坠的嘴角,展示着他的不高兴,不开心,悲伤,无助,还有早已转化为淡漠的愤怒,这个木讷消沉的巴基坐在这儿,变成了往日里明亮飞扬的反义词,他淡淡说着自己的决定,默默拷问自己的内心,他精疲力竭,寻求安宁,谁也拦不住这个失却所有信心的人走向靠近死亡的抉择,哪怕还有史蒂夫。他真的累极了。



他睡下去就缓缓闭上了眼。

他阖上眼皮的那一刻,像极了临终前终于放下所有负担,扔下所有责任,沉沉睡去,沉浸在永恒的安眠里,再不醒来。

那一刻巴基的心境,或许就是这样的。



然后他的鼻翼耸了耸。

这是深呼吸,然后长长吐出一口气的动作。

这意味着他终于可以安心闭眼,再也没有下一个带血的任务等着他去完成,或者电流通过脑髓的疼痛,只是单纯地好好睡一觉。两年,自他恢复意识以来所有的痛苦,将随着身体的冷冻一起被冰封,他无处安放的灵魂至少有了暂时的归属。

他帮不上史蒂夫的忙,再次造成新的伤害,他内心过不去的坎,以及从未远离的噩梦,满怀愧疚自责的巴基,选择用冷冻来将一切结束。

带着满身的创伤,他松懈下来,吐出最后一口气,沉眠于无梦之境。

本片最大的刀,就是这了。(对bucky粉来说)


然后,史蒂夫看着他睡着。


标记。

西风:

个人的一些理解。也许通篇瞎扯淡,有些只是尽力去理解,有些会很牵强,只是写来做个自我的解读美队系列。


说到渴望我就想起巴基的这个眼神:  

这个眼神中包含的意思是显而易见的,即使我不形容出来,每个人也都能读懂。

尤其是巴基问史蒂夫“你的那套制服呢?还穿吗?”,他喜欢看史蒂夫穿制服,他非常乐于见到史蒂夫长大成树,能够有力气坚持自己的理想,追随一个坚定的人,从巴基初次遇到史蒂夫起,他的这份追随与理想就从未被他希冀的那个人落空过。

官方文案:“巴基被史蒂夫的坚持不懈吸引,所以他决定保护史蒂夫。”

(翻译稿我没存,等我翻到了补上。)



关于生锈队12都没有明确地方表示过,猜测可能是指巴基被俘后所关的监狱,锈迹斑斑的笼子和阴森冰冷的环境,每天都有人被拖走再也没回来,巴基是个普通人,会对死亡感到害怕,并且官方设定中巴基在狱中感染肺炎几乎死掉,这种濒死体验能让他印象深刻。

关于小酒馆这段理解,纯粹我个人觉得很有意思,在小酒馆巴基面对初生情愫的史蒂夫时神情黯然,面对巴基的失落,史蒂夫还晕乎乎(沉浸在哥是个万人迷中)没反应过来,如果耿耿于怀也算一种锈斑,酸唧唧表示自己“透明了”的巴基,蛮可爱的。说着说着重点就歪了。

题外话,从三十年代年就致力于将史蒂夫培养成情场高手的吧唧,七十年后终于如愿见到自家豆芽菜不用他教也会把妹了,吧唧表示很欣慰。



只是一个推断。史蒂夫生于1918,巴基生于1917,巴基比史蒂夫大一岁,史蒂夫说着“听见巴基的名字就像回到十六岁”,这个数字“17”大概不是偶然,而至于他俩16和17岁到底发生了什么,不·知·道。反正很重要。

谢谢 @9th Revolver。 的提醒,我竟忘了重要的17号档案,我的错orz  这个17号档案是队2结尾娜塔莎帮史蒂夫找来的冬兵档案,之前始终未知的幽魂“冬日战士”,在被史蒂夫意外掀开面罩后露出真身,就是史蒂夫被认为死于1944年突袭的好友巴基,如果不出意外,这个档案里将会详尽记载了冬兵的改造过程,以及巴基的生平,如果要说这十个洗脑词的出处,应该就全部记载于这17号档案里。

九头蛇拿捏巴基的一切,始于17。



说到黎明,首先我想到的是史蒂夫第一次违抗军令,不顾一切要去救巴基,夜袭红骷髅大本营,他从一堆皮带下拉起神志不清的巴基,那时天色正是初亮的黎明。

对于巴基来说,这也是一次惊险的死里逃生的经历,第一次见识到“比他还高”的史蒂夫。这对他可是个称得上打碎三观的超级大惊喜。


过往的电影里也没有哪个地方明显表示过“火炉”,除了队1他和前来救他的史蒂夫不得不踩着烧红的钢筋逃出生天,最后史蒂夫借着超级战士的体能飞跃爆炸现场,巴基才没有失去史蒂夫。

如果发生什么事会失去史蒂夫,这对巴基来说是个绝对印象深刻的噩梦。



在现有的极少的表现过巴基过往的片段中,没有具体的与“9”有关的事情,除了7人组的咆哮突击队,要理解无从下手,我只能假定,如果从感情线索来理解,“家人”、“朋友”、“职责”等等等,组成巴基过去27年生活的无数片段,一个冰冷的数字就概括了他的人生。

另外也许这个9就是“九头蛇”(hydra)的意思,hydra是神话里的多头怪物(一般来说hydra是六个脑袋,用九大概是发音比较方便,略牵强),与九头蛇战斗直至牺牲,这个单词不仅对美国队长来说重要,对巴基来说也很重要,将hydra缩写为9,这个普通的代称大概同样能令被洗脑中的巴基不寒而栗。

补一点个人扯的比较远的想法,英文数字nine与德文nein同音,nine是数字9,nein是拒绝说“不”,巴基虽由苏联人捡到,但改造他的是德国科学家,从队2他一把抓住查看他科学家的喉咙来看巴基的本性是抗拒这种改变的,假设他们至少实验了九次才让巴基乖乖听话,这九次过程中所经历的痛苦恐怕深入骨髓,九次说不,换回九次深入心灵的疼,即使听见девять也会反射性紧张,是段在九头蛇相当惨痛的经历。当然这些没有任何根据,只是我发散去想的,不要当真。不要当真。不要当真。



benign这个单词的意思是“良性”。这个形容词被解释为“有益的”、“善意的”、“柔和的”,等等等。只从“善良”来说,巴基是个善良的人毋庸置疑,自己的善良与否对他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觉得有个人的善良值得他的尊敬与追随,这个人我们都知道是史蒂夫。

巴基心目中的正义化身,豆芽史蒂夫,因为不想成为恶霸而被破格允许参军,自我牺牲压住手雷、被厄金斯教授选中成为超级士兵、以及和巴基就参军的拌嘴,这些都不想细写了,有兴趣自己看队1嘛,我都写了你就没兴趣自己研究了。

看完队1你才能对史蒂夫·罗杰斯和巴基·巴恩斯有一个相对全面的认识,什么是一个“benign”的人。

另外,也许是科学家给巴基写了总结语,“是个良性的实验体”。



与“回家”有关的事情有太多了,很容易想到的就是队2史蒂夫的记忆闪回里,参加过母亲的葬礼,巴基邀请还是豆芽的他去自己家住,这个邀请的意思是,让他加入巴恩斯的家庭。虽然当时史蒂夫拒绝了,但后来他还是去了,这对他和巴基来说都是一种得愿所偿。

另一个“回家”,则是被苏联人捡到,被迫加入九头蛇,巴基的回忆中是有苏联人印象的,这种另类的回家让他受尽折磨,永生难忘,然而如果没有这个“家”,他也再见不到史蒂夫。

但我想最初的回家,应该就是被史蒂夫救出战场,捡回一条命后,拒绝了壮志踌躇问他“要不要跟美国队长一起上战场拼命”的史蒂夫,只想离开这该死的战场,回家洗个澡,好好打扮一番找个姑娘,过平静的生活。他始终是个普通人,他没有超级血清,他还有家人,并不想把命重新丢在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的战场上,然而为了史蒂夫,他并没有回家。



巴基的心目中有一个神一般的人。

巴基失去了一条手臂,被换成了钢铁的。

巴基扔下了史蒂夫,他留下史蒂夫一个人。

巴基是咆哮突击队唯一为国捐躯的队员。

巴基是九头蛇新的一种新武器。

巴基被制作用成杀人武器,他是唯一能撬动美国队长的关键词。

巴基是史蒂夫唯一的弱点。

交叉骨知道。

泽莫也知道。



巴基掉下去了,从飞驰的运货车上。

无尽噩梦的开端。


曼荼罗:

吧唧表情包二,需要自取。洗洗睡了……

曼荼罗:

涂上瘾了完全停不下来Orz……吧唧表情包一(这里发一条也只能放10张图啊)需要自取